:::

社會組作品

他說,今天遇到我,他決定丟掉乞討的碗。

分享到Facebook   分享到line   分享到google+   分享到twitter   分享到微博  
「妳在我旁邊,我覺得我讓妳丟臉。」 我從下午三點遠遠攝影,兩個小時內只有一人願意為他駐足。 他一開始蜷縮著把泡麵碗捧在額前,期間他幾次抬頭幾次,頻率不高,但最後我發現他流淚了。 我帶一袋食物到他旁邊坐下,他沈默許久往牆縮了縮。我慢慢嘗試與他溝通,幾次後他終於願意回應我,身體也放鬆很多,語言能力意外維持的很好。 如下圖,對話間他逐漸放下戒心,我們並坐聊了一個多小時,這樣的組合或許真的違和,路人們的眼光很刺眼,他和我卻都不在乎的聊著。 他說,他原本在砂石場工作,老闆請了許多外勞後,一直讓他休假,讓他不得不辭去工作。想當然他很清楚,這只是老闆不想付資遣費的手段。他的女友也因此跟其他人跑了,沒有家,沒有牽掛,沒有了目標,流落在街頭,日日如此。 「我覺得很奇怪,像妳這樣的女生,看到我這樣,怎麼還願意坐在這。」 他說,他起初哭,是我居然可以因為他,待了那麼久。不知所措的動容。 我也跟他分享了我的故事。我的生活、學校、感情等事,他很認真的聽著,非常誠摯。近期我的壓力也很大,就這麼跟一個陌生人傾訴,像嘔吐一樣的發泄一地,抑遏不住。從某種層面上,我看見同樣的自卑,同樣的脆弱。 我也沒想到說那麼多,直到後來我哽咽了。他雖然遲疑了一下,但仍用他的手拍了拍我肩膀,跟我當初靠近時一樣。他眼角又開始泛淚了。 不管什麼身份、地位、背景,我們都在這焦慮且孤獨的城市揣著大小傷,用各種形式樣貌走著。 而善良,是一種選擇。 我告訴他,我不會看不起你,每個人都值得被好好對待,所以我願意坐在這裡和你平視著對話。 儘管你被生活扇了大大小小的耳光,黑暗之處總有微光。荒蕪之日看似漫漫無期,但總有人願意停下來,甚至走到你身旁,真心的關切你。 你看,我不就走過來了。 「我女友交往了五年還是跟人跑了。這世界怎麼了,像我們這麼善良的人,不是沒人看見,就是被這樣傷害。」 最後的感慨,他跟我聊天都能帶笑了,那種真摯的笑容忘不了,在陰天裡燦爛至極。 他說,今天遇見我,他還想再試試看,然後把早已破爛不堪的泡麵碗摺爛。 他說我很溫柔、很努力,是天使。 他還說,他覺得我很堅強,因為他比我哭的多,我頂多哽咽。 我說,我沒那麼偉大,也沒那麼正能量,至少這是我能做的。 但願我們都能不再被辜負。 但願能真正的感受活著。 但願能成為更好的人。 但願學會愛自己。 給遺忘名字的、被遺忘的人,你要知道你不是一個人。